乘风破浪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风驰电掣 > 正文内容

关于我和父母闹矛盾作文

来源:乘风破浪网   时间: 2019-04-01

  我和我的父母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事,有开心、难过、伤心、愤怒等。不过我和我的父母发生过最多的事还是和父母闹矛盾。以下是“我和父母闹矛盾”,希望能够帮助的到您!

  最近,少年宫开班了,许多家长都忙着要帮孩子去报名,我的爸爸妈妈也不例外,瞧,他们又在催我快点呢!说实话,我可不想报名,平时,在学校已经有那么多作业,回到家还要接受坦克、战斗机的轮番轰炸(说实话爸妈布置的作业跟这也差不多),如果周六、周日还要再去上那些无聊的补习班,哦,天哪!正是因为这个,我和爸爸妈妈的矛盾连连升级。

  瞧,红脸老爸和黑脸老妈轮番上阵劝说,听听,他们都说了些什么,“好好呀,你瞧,人家小孩都去上了,你不去,要退后很多呀!”,“就是就是,妈妈让你上那个英语班,也是为你好,现在英语很重要,不得不巩固呀!那个数学班也很好,里面还有奥数这一项目,你要多学学!俗语说:‘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。’你现在正是学习的黄金时期,都学点知识,也是为了将来嘛!”

  看看,真弄不懂,大人的嘴皮子怎么那么厉害,不过,我也不是说上就上,说下就下的,我使出看家本领,就是不答应,爸妈看我不吃软,就脱下温柔的面具,露出那邪恶的嘴脸(好癫痫病发作时要怎么用药象太夸张了,嘿嘿),加封了电视机、电脑、食品储藏室、冰箱、书柜,甚至连厨房都加上了封条。

  老天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!难道给一点点施舍都这么难啊!无奈,我只好背着大书、小书,加班加点地上补习班去了。

  每当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孩子们,背着、带着、提着各种学习用品,奔波在各种实习班中,风雨无阻,都不禁感叹:现在的孩子,真累!

  我的父母总是把我当做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,不管我要做什么似乎都要经过他们的同意才能去做,如果我不去按照他们的意向做的话,他们就会说我叛逆,和我说话很累。

  有一次,我去一个同学家玩时,没有和父母说,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我还没有回来,我的父母就一直等回来,可是到了下午3点,我还是没有回来,他们就着急了,生怕我出了什么事情,于是就像热锅上的蚂蚁——团团转,在家里再也坐不住了,开始找我。就在这时,我回来了,爸爸妈妈看见了我刚开始十分的欣慰的,但过了将近1分钟的时间,像变脸似的,变得生气起来,说:“你怎么现在才回来,你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吗?”“我不就出去一会儿,没和你说吗,至于真么生气吗。”我说。“怎么么不至于”,爸爸说,“你知道我们有多么担心吗,你怎青少年癫痫患者生活中怎样做好饮食护理么能这样!”。“我就这样,你们管不着,哼!”说完,我就回到了我的房间。

  我在房间里,一直在回忆着爸爸妈妈对我的照顾,和我在一起的快乐生活,我又想起刚刚对爸爸妈妈说的话,我感到十分内疚,我一定要像爸爸妈妈道歉。

  吃晚饭的时候,我愧疚万分的从房间里出来,走到爸爸妈妈面前,内疚地说:“对不起,爸爸妈妈,是我不对,我出去应该和你们说。”妈妈摸着我的头说:“没关系,知道错就好,知道了就该改,千万别有下次。”“嗯,再也没有下一次了。”我开心地说。

  也是从这件事,我开始知道体谅父母了。

  我和邓皓天是同桌,也是好朋友。上课时,我们一起听讲,一起学习;下课后,我们经常在一起游戏,一起玩耍。可今天,我却和他吵了一架,闹起了矛盾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  原来,下了英语课后,老师发了一张试卷,卷子上有一道涂色题,他非要现在就涂。你们不知道,邓皓天最喜欢画画、涂色了,他却没带彩笔,他问了前面的同学,又问后面的同学,可都没借到,非常着急。他又问正在看课外书的我:“颜佳琪,你带彩色铅笔了吗?”“带了,怎么了?”我头也没抬地说。他又说:“你能不能借我用用?”我见他非常着癫痫病的寿命急的样子,很想把笔借给他的,可我想起了有一次我也忘了带彩色笔,我向他借时,他却不假思索地说:“我不借给你。”我伤心极了。今天,他又向我借笔用,我借不借呢?“借,不借?借,不借?”我简直伤透了脑筋。突然,我想起了“做人要大度”的话来,我心里想借,可我又说成了不借。他生气地说:“我以后不和你玩了。”我也不高兴了,顺口说道:“不玩就不玩!”好朋友一下子变成了小冤家,谁也不理谁了。

  过了一天,我想和邓皓天和好,想和他一起玩,没想到他却对我不理不睬。又过了一天,我想给他道歉,可“对不起”这句话到了嘴边却又退了回去,怎么也说不出口,我很烦恼。回家后我把这事告诉了爸爸,爸爸开导我说:“做人要懂得大度,要学会宽容、谦让。”我把这话牢记在心。第二天,我主动去向邓皓天道歉,郑重地说:“邓皓天,对不起,我们和好吧!”邓皓天接受了我的道歉,我们和好了。

  现在我们不再吵架、闹矛盾了,我们又像从前一样一起学习,一起玩耍了。我们永远做一对好同桌、好朋友。

  代沟,代沟,障碍,障碍……“为什么我和你说话那么累?”我向妈妈说到随后头也不会的走了。每次都是这样,为什么说句话都这么困难,她一生气就说我越来越叛逆,我便说那家医院治癫痫治的比较好她越来越不可思议,她说我存心气她,我便说她自寻烦恼。

  一个人在房间里默默流泪,在床上大吃特吃零食,也许十二三岁的我们也只能靠这样把坏心情一点一点的吃掉,为什么呢,妈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,为什么我和她之间总有一层捅不破的薄膜。我越想越气,把桌子上的书“哗”的全丢到了地上,忽然眼前一亮,什么东西?其实只是一本书,但是翻开来一看,便让我羞得无地自容,第一篇文章是1975年妈妈12岁,一个个看似普通的字,却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睛。原来妈妈不是生来就喜欢板着个脸,不是生来就是个一生气就骂人的。妈妈也有童年的甜、酸、苦、咸、辣这个五味的调料瓶,妈妈也挨爸爸的打,妈妈的骂,妈妈小时候和我一样也特爱玩,特捣蛋,原来都一样,我俩根本就没什么不一样,我重复着妈妈小时候的事,她的错,她的对,眼眶又一次湿了,原来不是妈妈不可思议,不是她没事找事,不是她变得不可理喻了。

  我打开房门,说:“妈妈,跟你说那个妈妈的事,行吗?”“说吧!”很显然妈妈还在生气,“我想也没想就说,原来你小时候,也被爷爷、奶奶骂得眼泪汪汪啊,也对啊人人平等么!”我笑得满脸通红,“死丫头!”妈妈笑得合不拢嘴。就这样我们的矛盾化解了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xfxxf.com  乘风破浪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